我的书架 |
  • 1慢

    2

    3

    4

  • 明黄

    淡蓝

    淡绿

    红粉

    白色

    灰色

  • 14px

    18px

    20px

    24px

    30px

  • 默认黑

    红色

    蓝色

    绿色

    灰色

  • 宋体

    黑体

    楷体

第二十六章 身陷绝地

作者:土肚驾斯土肚    更新时间:2015-04-15 09:00:00    状态:连载中
  碾子山东面的林子里,埋雷的就像知道这些人咋想的一样,自打第一颗雷炸响了,保安团众人往哪躲哪就炸,向哪跑哪准响。眼瞅着六七个手下人,烂肉、破布一样被崩上了天,秦团总捂着脑袋趴在雪地上,咧嘴喘粗气,心里核计,这不行,这不是在崩人,这是在崩咱的大洋啊!

  “都他娘的别慌,哪个打头把咱们领出了林子,就赏大洋二十,半道上死了也有十块。”秦团总喊道。

  有钱拿也得留着命花呀!百十个保安团丁没一个动地方的。

  “呸!都他娘是孬种!小伍子呢?小伍子,你上。”秦团总狠狠啐了一口,下命令。

  被称作小伍子的是个瘦削的汉子,一身粗布棉衣裤,打着绑腿。闻言,双手撑地站起身,瞥了一眼狗似的趴着的秦团总,缓缓往前走去。遇着觉得含糊的地方,就摘下棉帽子撇过去探探虚实。秦团总一挥手,让团众们跟上,自己则在最后,按着人家的脚印,一步一步的,瞅准了才敢迈步,别提多惜命了。

  “郭营长、大哥,这是碾子山南坪,保安团的人是从东面过来的,咱们把他们往西领,那里河道最窄,待会儿你俩顺冰上过凌河。等他们追到河上,咱就把河上冰面给炸了,让他们全都喂王八。”罗二摘下郭辅臣和罗排长俩人的头罩,把枪还给了他俩,说出一个计划。

  “河里真埋着炸药呐?你们哪来的那些炸药、地雷的?”罗排长想起之前与郭辅臣俩人,在这山下四处乱闯,自己还冒冒失失捡起金掌柜的包袱,郭辅臣担心有地雷的情形,不禁一阵后怕。

  “都是咱大当家的自己做的,这前山、后山、河里、岸上都埋着雷呢!”罗二得意的说。

  “那老百姓踩着咋整?”罗排长问。

  “大哥你放心,平时都没开销器,而且这四处都有咱插千柱下的弟兄,昼夜三班岗巡守。你们上山的时候,咱都盯着呢!”罗二说着说着更得意了。

  “罗二兄弟,你的计划好是好,可我核计着还是伤人太多。”郭辅臣想了想说。

  “这要是不整死他们,你们根本就跑不了。”罗二心里着急。

  “我们目的就是尽量不伤人。这样吧!往东去,把他们往东领。”郭辅臣说。

  “往东去再一头扎他们‘怀里’,就更没处跑了!”罗二说。

  “随机应变吧!”郭辅臣决心已下。

  罗二还想再劝被罗排长拦住。

  “老二你放心,咱营长从来不干没把握的事。”罗排长说道。

  “这回还真没啥把握。”郭辅臣低头说道。

  罗二听了更急,罗排长把他拉到一边。

  “嘿嘿!没事儿,营长逗你呢!”罗排长宽慰罗二。

  “那行,咱送你们一程。大哥!咱哥俩好不容易又见着了,这又要分开。”罗二还是不放心。

  碾子山前,秦团总的保安团在小伍子的带领下有惊无险的钻出了林子,前方是一片庄稼地,穿过这片庄稼地就是碾子山脚。

  “妈了个巴子的!可算是出来了!现在都给咱精神着点儿,把喝酒、吃肉、睡娘们儿的劲儿都使出来,谁要是敢拉稀摆带,就地枪决。都听我命令,子弹上膛,给我上!谁要把胡子窝给点着了,赏大洋十块。”秦团总扯着嗓子喊。

  “砰!砰砰砰!砰砰!”碾子山脚下突然枪声大作。这片庄稼地,方圆好几里无遮无拦,保安团众人只能都就地卧倒躲避,一边躲一边漫无目的地放枪。这一趴下不要紧,仓惶之中净是被匕首一样锋利的苞米茬子划破脸,刮破裤子的,一时里乱做一团。

  “胡子在哪?胡子在哪呢?”秦团总趴得太着急,帽子甩出去老远,也顾不上捡回来,高声询问。

  “在那儿呢!好像不是打咱。”一个保安团丁指着前面山脚。

  “停止射击!”秦团总高喊。

  保安团这边的枪声陆续停止。

  “砰砰!砰!大当家的!东北军姓郭的营长往东跑了。”“弟兄们,跟着大当家的追,打死东北军营长赏大洋一百,杀呀!”一阵喊杀声夹杂着枪声。

  秦团总听了个清楚,胡子把头和姓郭的都在那儿呢!听枪声好像人数不多,竟然有这好事?要是让咱们强攻山寨还真是心里没底,这样的话,兴许能把姓郭的和胡子把头一并给解决了。

  “都听着,给咱追山下这伙胡子,见着喘气的就给咱往死里打,尤其是冒充东北军的,格杀勿论。追!快!都往上上!”秦团总像闻到了血腥味的黄鼠狼子,眼珠子都红了。

  那边的几个胡子像是才发现保安团,开始零星的还击,准头还不差,落点都在脚前脚后一两尺的地方,让人觉着有“枪打出头鸟”的意思,你要是追得紧了兴许就挨枪子儿了。那几个人动作极快,迅速穿过庄稼地,朝东北方向跑下去了。保安团百十号人,成扇子面包围了过去。虽然保安团包括秦团总在内,都缺乏最基本的军事训练。但一百个人,一百条枪,追着打这几个人,虽然距离远,但挨打的人,还是需要极好的身手和不错的运气,才能保持不死的。

  碾子山东北方是一座低矮的土山,被阶梯状开垦成了旱田。两边都是深沟,沟里的积雪都能没人脑瓜顶,根本没法过人,只能从这土山上翻过去。翻过这座土山,再过一道壕,郭辅臣等人就有希望绕到碾子山东面的林子里。话虽然是这样说,但危险程度是巨大的。矮山梯田里的苞米秸秆已经被割得一根不剩,那是农家冬天引火取暖最主要的东西,现在此地没有半点可借以遮挡隐蔽的地方。郭辅臣等人只能在山上不停的踏雪飞奔,就好像是保安团的移动训练靶子一样,而且并不是平地跑之字就行了,还要经常跃上半人多高的土坎。等险象环生的翻过山顶后,状况有所变化,却不是改善,而是恶化,百十个追兵从仰攻变成了居高临下。郭辅臣和罗排长都换成了山寨上的打扮,郭辅臣借了件羊皮坎肩和大棉帽子,装成大当家的;罗排长穿了件黑棉袄,腰上扎着牛皮板儿带。郭辅臣和罗氏兄弟三人,此时的处境更加艰难,经常性的被对方火力压制在土坎下动弹不得,要两个人开枪掩护,另一人才能趁机移动到下一阶土坎下,交替掩护着且打且退。

  翻过低矮土山后才是最难的一关,要穿过半里地宽,杂草、灌木丛生,积雪及膝的壕沟才能进林子。子弹贴着郭辅臣他们的头皮飞,被子弹激起的碎石崩到脸上就是一道口子。山沟里长得最多,最茂密的就是野酸枣,这些低矮乔木不足以掩护他们,满是尖刺的树枝子反倒在他们的手上、脸上又新添了不少伤口。罗排长的眼角被刮开了,鲜血像一道血泪顺着腮帮子往下淌。在这山沟里要命的是移动速度太慢,遇到雪深的地方根本拔不出腿来,只能一闭眼,不管不顾的扑到野酸枣树丛上,再翻跟头、打滚儿的脱身,这样一来,对郭辅臣仨人的体力是极大的消耗。

  郭辅臣脚下雪深过膝,无法行走,他双脚一蹬,跃向一丛野酸枣,就势低头蜷身往前一翻,不料身穿的羊皮坎肩,被树枝和倒刺牢牢钩住。跟头翻到一半,被头下脚上挂在了树丛上一时动弹不得。“嗖”满天乱飞的子弹中的一颗,贯穿了郭辅臣的大腿,带出了一团血雾。

  罗氏兄弟见此情景同时回身来救,又一颗子弹直中罗二肩膀,把他整个人掀翻了过去。一个是同袍战友,不是兄弟胜似兄弟;一个就是亲兄弟,俩人同时受伤,罗排长一下僵住了,不知该如何是好。此时,受伤的罗二翻了个身,朝罗排长点了点头,表示自己撑得住,一手捂住伤口,挪动身躯找了处掩护,靠在那里喘气。罗排长这才几步赶到郭辅臣跟前,扯开羊皮坎肩的纽襻,把他拽下树丛。罗排长把郭辅臣扶到罗二身旁,也脱下棉袄露出里面的军服,从棉袄上撕扯下一些布条为二人包扎。

  仨人靠在一起,此时身处绝境,虽未有人言语,但心中都已有所计较,除非奇迹出现,不然今日将难逃厄运。



温馨提示:
东北藏谜之金沙独家发布于看书网,本站提供东北藏谜之金沙最新章节阅读,同时本站提供东北藏谜之金沙全文阅读和东北藏谜之金沙txt全集下载。东北藏谜之金沙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,请使用手机访问wap.kanshu.com阅读。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,点击放入桌面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
作品动态

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

东北藏谜之金沙 第二十六章 身陷绝地   碾子山东面的林子里,埋雷的就像知道这些人咋想的一样,自打第一颗雷炸响了,保安团众人往哪躲哪就炸,向哪跑哪准响。眼瞅着六七个手下人,烂肉、破布一样被崩上了天,秦团总捂着脑袋趴在雪地上,咧嘴喘粗气,心 2015-04-15 09:00:00
繁体版

提点意见吧

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,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,以便做到最好。

类型:

内容: